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大摩华鑫回应涉嫌内幕交易:系员工捏造事实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10-10

  11月4日,大盘再度上行,并创出了本轮反弹的阶段性新高2536.78点。这一天,徐强举起反攻大旗,一口气将大摩领先加仓了20个百分点,仓位从11月3日的71%大幅升至91%,达到了极高仓位。然而,当徐强大规模反攻时,大盘却向下溃退了。11月5日,大盘结束反弹一路向下,截至记者发稿时,已经跌去300多点。从11月4日到12月14日,该基金净值下跌超8%,跌幅超过大盘。毫无抗跌性可言。

  乱象五:基金经理竟不懂股票基金仓位底限

  “陈晓当时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很简单:‘给我一个买入的理由’。宁波富达到底是一只什么股票都不知道,好歹也要调研一下”。

  乱象三:大摩华鑫4基金涉嫌内幕交易

  为何大摩华鑫会选择如此极端手法,不惜以砸跌停的方法抛售该股?是不是公司基本面发生重要变化?

  下一个案例也堪称“经典”。

  2010年大摩华鑫曾经异军突起跃居百亿基金俱乐部。之后两任投资总监项志群、陈晓先后离职,一位名叫徐强的神秘基金经理迅速崛起。大摩华鑫员工点评徐强时说:“徐强是标准的野路子”。

  “基金经理如果今天要卖出股票,比如是卖出100万股,给交易员下一个卖出100万股的指令,交易员就会根据市场的情况,加上自己的经验判断在今天择机卖出。但如果基金经理下的是10个卖出10万股的指令,这就代表基金经理很急迫地要卖出股票。”有知情人士进一步分析道。

  大摩领先2011年半年报公布的持股名单中,广汇股份成为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持股数为375.48万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5.44%。此外大摩华鑫消费和大摩华鑫行业混合基金也均持有该股。持股成本在22元~27元之间,平均在24.5元左右。

  近期,徐强已开始“割肉”宁波富达。从走势看,属于典型的“高买低卖”。

  跌停价狂砸重仓股

  但就在10月12日、13日晚,广汇股份连续发布两则利好公告。结合大摩华鑫在之前“急迫地清仓”,顿时让人疑窦丛生。

  “陈晓当时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很简单:‘给我一个买入的理由’。宁波富达到底是一只什么股票都不知道,好歹也要调研一下”。

分享到:

  另外一个席位来自北京,而徐强1997年就开始在北京天龙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证券部投资经理,1999年又在深圳特区证券北京管理总部,担任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因此徐强与北京可谓是渊源颇深。

  “我们判断这只股票流动性不是特别好,如果私募想出的话是出不掉的,肯定是只有找公募来接盘。在买的时候,徐强用的是垫单,每一分钱都要交易员铺几万股,股价就跌不下去,很明显就是帮人接盘。”

  到今年三季度末,大摩华鑫旗下基金继续加仓该股。大摩领先的持股数量上升到了411.05万股,占基金资产比例为6.57%,公允价值近亿元,依旧是大摩领先的第一大重仓股。

  据统计,从8月3日到8月10日这短短6个交易日中,以上4只基金买入华茂股份金额共计6440.54万元。

  广汇股份在10月10日、11日被基金经理徐强下达了30多个快速卖出指令,清空股票。但第二天,广汇股份放出利好消息并涨停,有熟悉徐强的人发现接盘席位与徐强从业轨迹有交集,背后是否另有隐情令人生疑.。.

  10月10日在上证指数小幅下跌的背景下,广汇股份开盘后一路走低,最终以跌停价收盘,创出了2年多以来最大的当日跌幅。当日交易所公开席位信息显示,卖出前三位全部是机构专用席位。

  截至11月3日,大摩领先的仓位为71%。仓位监测显示,大摩华鑫领先在这波反弹中,并无明显加仓迹象,基金净值也无明显变化。表明徐强在这波210点的反弹中按兵不动。而在反弹见顶时,他却开始大手笔加仓。

  尽管多只基金涉嫌内幕交易已足够令人震惊,但公然在公司宣称“为私募接盘”,则更是不可思议。在宁波富达这只股票的操作上,徐强毫不讳言,称要帮私募接盘,且近期开始“割肉”,是典型的高买低卖。

  “当时我们并没有觉得广汇股份有什么异常发生,从指令看只是觉得他当天急迫地想清仓。”一位内部员工分析到。

  “下错指令金额、下错指令数量、甚至下错买卖方向、下错基金产品的现象时有发生,如果不是交易部的提醒并要求其修改指令,早已经给公司、给基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不知其作为基金经理最基本的专业性如何能够得以体现。比如8月19日,错误下达申购金额和数量,如果不是交易管理部及时发现,早已给基金资产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而类似这种错误指令不甚枚举。”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如此急迫将该股加入到股票库中,徐强是否是掌握着什么绝密消息?——但结果也许会让读者大失所望。

  “一开始我们只是感叹卖得真狠,结果公司立即就出利好了,然后股价涨停,而且我听说徐强他们是知道的(出利好),我们这才觉得这有些蹊跷。”大摩华鑫内部人士说。

  对比这3日的大盘走势,不由得让人对徐强的投资能力产生高度怀疑。9月20日大盘破前期低点2437点,盘中创出2426点新低,该日成交量也刷新低,此时大摩卓越成长的仓位达到规定的最低60%;21日大盘呈现出了逼空行情,大盘一举站上2500点,当日上涨65点,大涨2.66%,此时徐强立即追涨,大手笔加仓15个百分点,仓位由前一日的60%陡然上升到75%;然而不幸的是,21日上演的逼空行情只是一日游,22日大盘跳空开盘,然后全日单边下跌,陷入调整,上证指数旋即失守2500点,下跌近乎70点,跌幅高达2.78%,见此情景,徐强又立即杀跌,毫不手软地将卓越成长仓位迅速砍至60%。这种不理智操作对基金净值造成的影响不言而喻。

分享到:

  有熟悉徐强简历的人发现,在10月11日,当日接盘资金所在地营业部,与徐强的从业轨迹有交集。

  “完全不用在跌停价卖的,盘中股价已经从跌停价反弹上来了,马上给砸下去,所以我怀疑有问题”。这位内部人士说道。

  乱象六:高买低卖宁波富达 涉嫌帮私募接盘

  信托上讲:“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基金公司代人理财,受人之托。可是,现实竟然是如此残酷,这些无辜的基金持有人的财产,竟然如此被操纵了。

  “徐强给下了30~40个卖出指令,而且全部是快速单。”在调查中,大摩华鑫一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

  乱象一:基金经理随意加减仓

  作为基金公司的“秘密”武器,自己的重仓股向来都会被呵护有加,在关键时候甚至要亲自出手护盘。但在大摩华鑫,却发生了一件奇事、怪事。大摩领先第一大重仓股广汇股份(600256),在10月10日、11日被基金经理徐强下达了30多个快速卖出指令,清空股票。但就在连续卖出后的第二天,广汇股份放出利好消息并当日涨停,随后股价开始飙升,在短短1个月左右,股价涨幅近30%。

  结合大摩华鑫的如此怪异而疯狂的交易行为,这样的联想恐怕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大摩华鑫此次交易事件背后是否真有利益输送,也许只有管理层深入调查,方能给出答案。  (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有删节)

  每经记者 王鹏 由香 发自深圳

  “完全不用在跌停价卖的,盘中股价已经从跌停价反弹上来了,马上给砸下去,所以我怀疑有问题”。这位内部人士说道。

  徐强主要任职经历

  乱象七:人力资源管理混乱 投研团队分崩离析

  涉嫌利益输送

  2011年8月11日,华茂股份在公布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469.32%的同时,宣布要多元化,拟出资4.5亿元成立矿业投资子公司。

  据内部人士透露,徐强口中常常会出现 “不以成交为目的”“试试盘面”等类似做庄时代的话语,被认为涉嫌操纵股价。徐强对中青旅、南京中商的相关操作均有操纵股价嫌疑。

  “徐强给下了30~40个卖出指令,而且全部是快速单。”在调查中,大摩华鑫一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

  随意加仓或者减仓,在操作上玩过度交易和随意交易的“蹦极跳”表演,在稍微具有常识的人看来,都只应当发生在散户身上,而且发生在资金量在百万级以下的小散户身上。资金量大一点的中户大户,可能都无法也不会如此操作了。

  “它跟我们都说过,他说私募要出这只股票,要把股价砸到6.7元,当时股价大概是7.6元左右,从7.6开始他就是一直开始买。他说反正是私募要出这只股票,我准备要接过来。”一位与徐强关系密切大摩华鑫内部人士向记者说到。

  另一位大摩华鑫基金公司资深交易员也说出了他的看法:“当基金要出货的时候,假如量不多,一天能砸完,且自己没有太大损伤,(主要)砸的是其他基金。但如果你真正想卖出去,这个卖出去包括两方面,第一是尽量不要卖得太糟糕,要无声无息地卖出去,第二是不要影响自己的净值,不要对自己产生负面冲击。所以如果基金经理下了一个100万股的卖出指令,交易员就会根据市场情况来完成,做到尽量不影响市场的走势。但像这样下30~40个指令,这就要影响市场走势。”

  公开席位曝光幕后勾当?

  徐强对加仓、减仓行为极为随意。例如其掌舵的大摩卓越成长9月20日仓位为60%,21日徐一声令下火速加仓至75%,22日再度降至60%。此种操作,既加剧了市场的波动和震荡,也加剧了个股的巨大波动。

  但就在今年10月10日,却发生了一件让很多内部员工都感到奇怪的事情。大摩华鑫自己砸自己的重仓股,不计成本,以跌停价甩卖。而下指令卖出的,正是大摩领先基金经理徐强。

  信托上讲:“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基金公司代人理财,受人之托。可是,现实竟然是如此残酷,这些无辜的基金持有人的财产,竟然如此被操纵了。

  举报人说:“在接受证监会检查时,公司领导授意投资和研究部门擅自修改公司制度以符合监管要求,对未按照入池要求选择的股票和达不到入池标准的股票进行突击审批流程,同时添加卖方研究报告”。

  对于何为“快速单”,他也作出了分析:“按照我们内部约定,快速单就是一笔执行。而徐强下的30多个卖出指令,而且很多都是快速单,相当于告诉交易员,一定要在这个价位全部卖光,而且是往死里砸。”

  从徐强的履历看,他有16年的证券从业经验,先后任职于券商、私募、公募,可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证券市场老将,但调查显示,他在任职大摩华鑫前的两份工作经历有太多“瑕疵”。

  徐强一来,原研究总监袁航改任首席策略分析师,而徐强则火速上位研究总监。交易总监也被降级,其便以家人生病为由,开始休假。这时大摩华鑫一张调令竟将督察长委以交易总监的重任。这样做如何隔离风险?

  另外一个席位来自北京,而徐强1997年就开始在北京天龙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证券部投资经理,1999年又在深圳特区证券北京管理总部,担任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因此徐强与北京可谓是渊源颇深。

  另一位大摩华鑫基金公司资深交易员也说出了他的看法:“当基金要出货的时候,假如量不多,一天能砸完,且自己没有太大损伤,(主要)砸的是其他基金。但如果你真正想卖出去,这个卖出去包括两方面,第一是尽量不要卖得太糟糕,要无声无息地卖出去,第二是不要影响自己的净值,不要对自己产生负面冲击。所以如果基金经理下了一个100万股的卖出指令,交易员就会根据市场情况来完成,做到尽量不影响市场的走势。但像这样下30~40个指令,这就要影响市场走势。”

  乱象九:公司治理漏洞 督察长竟兼任交易部总监

  抛完之后仅仅1个多月,广汇股份股价最高飙升至26.18元;即使在年底大盘创出新低的背景下,广汇股份亦最低跌至了20.40元即止跌。很明显地,大摩华鑫领先这次当了一次“冤大头”,在疯狂砸盘的同时,几千万的基金资产“消失”。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11年12月24日

  徐强在实际操盘过程中,居然对偏股型基金最低60%仓位的规定都毫不知情。据当事交易员透露,在别人主动告知之后,徐强仍理直气壮,并把其掌管基金业绩不佳的责任推给交易员。

  公开席位曝光幕后勾当?

  尽管在短时间内给基金净值带来巨大贡献,但大摩华鑫为何能如此精准地踩稳节奏?是否正如爆料人所说,公司高管知道了不为人知的内幕消息呢?

  乱象二:基金指令涉嫌操纵股价

  巧合的是,两个“接盘”营业部所在地,与徐强工作经历均有渊源。从徐强简历看,他从事第一份工作为在广西证券担任研究员,而广西的省会正是买一营业部所在地南宁。

  跌停价狂砸重仓股  翻看明星股广汇股份的前十大股东,可谓“星光熠熠”,华夏大盘、华商盛世、嘉实主题、南方精选等等均在其中,更有不少保险资金。大摩华鑫在今年也成为“追星”一族。

  > 相关组文:

  这消失的,既不是大摩华鑫公司的资金,也不是基金经理的资金,而是基金持有人的真金白银!如果大摩华鑫的基金持有人,亲眼看到这一幕幕快速卖出的景象,该作何感想?

  尽管多只基金涉嫌内幕交易已足够令人震惊,但公然在公司宣称“为私募接盘”,则更是不可思议。在宁波富达这只股票的操作上,徐强毫不讳言,称要帮私募接盘,且近期开始“割肉”,是典型的高买低卖。

  但最终宁波富达依然成功被调入了股票池中,至于背后过程则不被外人所知。

  结合大摩华鑫的如此怪异而疯狂的交易行为,这样的联想恐怕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大摩华鑫此次交易事件背后是否真有利益输送,也许只有管理层深入调查,方能给出答案。

  “基金经理如果今天要卖出股票,比如是卖出100万股,给交易员下一个卖出100万股的指令,交易员就会根据市场的情况,加上自己的经验判断在今天择机卖出。但如果基金经理下的是10个卖出10万股的指令,这就代表基金经理很急迫地要卖出股票。”有知情人士进一步分析道。

  看到这里,持有大摩华鑫的基金持有人恐怕内心充满了疑惑。这背后是否有知情人士所说的徐强在帮私募接盘的“交易”,则也需要监管机构正视听。

  大摩华鑫交易记录显示,在10月11日,多笔卖出成交价低于19元,而当天该股最低价为18.9元。前述提到,大摩华鑫之前买入该股均价约为24.5元,这意味着大摩华鑫继续以全日最低价砸盘卖出股票,不惜让基金巨亏!

  ◎1995年至1997年1月就职于广西证券,任研究员;

图片 1 宁波富达走势图

  “这只股票是我们的重仓股,研究报告非常完备,整个公司也一直在跟进广汇股份。”大摩华鑫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道。

  大摩华鑫的基金经理徐强对于自己掌舵基金的部分加仓、减仓行为极为随意。在别人贪婪时贪婪,在市场恐惧时恐惧,其作为机构投资者的专业性并不能有效体现出来。徐强追涨杀跌的行为,已对相关基金的净值造成了损失。

  在调查中,一个大摩华鑫内部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基金想买某只股票,首先是这只股票要入库。当时陈晓还是投资总监,徐强想买宁波富达,但这只票不在股票库内,徐强就要陈晓将宁波富达加入到股票库中,而且要直接提高到买入比例极高的精品库中。”

  但就在10月12日、13日晚,广汇股份连续发布两则利好公告。结合大摩华鑫在之前“急迫地清仓”,顿时让人疑窦丛生。

  “这只股票是我们的重仓股,研究报告非常完备,整个公司也一直在跟进广汇股份。”大摩华鑫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道。

  乱象八:业务不规范 交易投研流程严重违规

  大摩领先2011年半年报公布的持股名单中,广汇股份成为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持股数为375.48万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5.44%。此外大摩华鑫消费和大摩华鑫行业混合基金也均持有该股。持股成本在22元~27元之间,平均在24.5元左右。

  虽然之前徐强在股市江湖 “路子野”,但是既然他能在大摩华鑫迅速上位,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事实是否真是如此?

  据《每日经济新闻》多方调查,因为买入宁波富达,徐强与离任的前高管陈晓曾有激烈的“争吵”,“徐强跟陈晓拍桌子”。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大摩华鑫交易记录显示:2011年6月23日,也就是徐强担任大摩华鑫卓越基金的基金经理的第二天,就开始买入宁波富达。从6月24日、6月30日,一直持续到7月25日,大摩华鑫资源、大摩华鑫领先,这些徐强管理的多只基金都加入到了买入大军。截至9月30日,根据宁波富达的三季报,大摩华鑫资源持有该股数量已达800.68万股。

  大摩华鑫乱象过后 业绩至今无亮点

  据内部人士透露,当时尽管有徐强指令要求快速卖出于跌停价,但考虑到该股为公司重仓股,交易员并未严格按照指令指引一笔委托100万在跌停板价位,而是分拆成7笔委托让市场逐步消化。

  但就在今年10月10日,却发生了一件让很多内部员工都感到奇怪的事情。大摩华鑫自己砸自己的重仓股,不计成本,以跌停价甩卖。而下指令卖出的,正是大摩领先基金经理徐强。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翻看明星股广汇股份的前十大股东,可谓“星光熠熠”,华夏大盘、华商盛世、嘉实主题、南方精选等等均在其中,更有不少保险资金。大摩华鑫在今年也成为“追星”一族。

  2

  尽管多只基金涉嫌内幕交易已足够令人震惊,但公然在公司宣称“为私募接盘”,则更是不可思议。在宁波富达这只股票的操作上,徐强毫不讳言,称要帮私募接盘,且近期开始“割肉”,是典型的高买低卖。

  “我个人觉得在利好出来前砸自己盘很蹊跷。”一位公募出身的私募经理向记者表示。一位资深基金经理也感叹称这是“奇迹交易”。他说,如果这背后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会异常“精准”地砸盘。

  编者按:昨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了一组“猛料”,直指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微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摩华鑫)涉嫌内幕交易、为私募接盘、利益输送等种种违规行为。从其公布的资料看,的确证据颇多,但也有业内人士对这些证据有另一种解读,而大摩华鑫昨日晚间也针对这组报道发表了详细的声明,我们同时转发以便读者做判断。但真相究竟如何,还是希望监管机构能给个明确的说法,在以正视听的同时以儆效尤。

  乱象四:利好出台前蹊跷砸盘重仓股

  “10月10日卖了60%~70%,11日继续砸盘卖出,当天一度下跌了7.8%,也同样卖在很低的位置。”

  下错单成家常便饭

> 相关专题:

  • 大摩华鑫上演新基金黑幕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10月11日因交易异动,交易所公布了当天交易席位,排在卖出前三的均为机构席位,其中卖一正是徐强所在的大摩华鑫领先基金。当天接盘前五大席位中,有两个为“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券商营业部席位。买一申万南宁长湖路营业部,在股价破位下跌的情况豪掷4001.12万元买入该股;排在买四的也是普通营业部,国泰君安北京方庄路营业部,买入额为2191.54万元,其余买入的三个席位均为机构席位。

  但就在这则消息公布之前,大摩华鑫旗下的多只基金,已经“潜伏”该股。材料显示,从8月3日开始,大摩华鑫旗下的大摩华鑫卓越、大摩华鑫基础行业、大摩华鑫消费、大摩华鑫资源等多只基金陆续买入该股。

  这只股票是宁波富达(600724,收盘价6.24元),而敢于如此“妄为”的,还是基金经理徐强。

  超级追涨杀跌的大散户

  更让这位内部人士感到怀疑的,是徐强要求买入该股的下单方式。

  “我个人觉得在利好出来前砸自己盘很蹊跷。”一位公募出身的私募经理向记者表示。一位资深基金经理也感叹称这是“奇迹交易”。他说,如果这背后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会异常“精准”地砸盘。

  大摩华鑫故事开启 去年人员大变更

  10月11日因交易异动,交易所公布了当天交易席位,排在卖出前三的均为机构席位,其中卖一正是徐强所在的大摩华鑫领先基金。当天接盘前五大席位中,有两个为“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券商营业部席位。买一申万南宁长湖路营业部,在股价破位下跌的情况豪掷4001.12万元买入该股;排在买四的也是普通营业部,国泰君安北京方庄路营业部,买入额为2191.54万元,其余买入的三个席位均为机构席位。

  2010年,明星基金经理项志群的业绩斐然,但与总经理于华不和。后引进华泰联合证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陈晓,一年后也离职。原投资部副总监何滨上任为投资总监。动荡的不只是投资部门,研究部同样令部分员工.。.

  一个公募基金经理的此种操作,既加剧了市场的波动和振荡,也加剧了个股的巨大波动。不仅让基金持有人受损失,这种操作更让市场中一些中小投资者惊慌失措,遭受损失。  记者了解到,徐强极端化地追涨杀跌并不是偶然事件,在大摩华鑫基金公司内部,这已经成为他习惯性的操作手法。

  《每日经济新闻》获得大摩华鑫交易记录显示:2011年6月23日,也就是徐强上任大摩华鑫卓越基金,担任该基金基金经理的第二天,就开始买入宁波富达。从6月24日、6月30日,一直持续到7月25日,大摩华鑫资源、大摩华鑫领先,这些徐强管理的多只基金都加入到了买入大军。截至9月30日,根据宁波富达的三季报,大摩华鑫资源持有该股数量已达800.68万股。

  随后上述基金在8月12日、16日、18日、19日、22日,再陆续地卖出该股。在短期内获利颇丰。

  2011年8月11日,华茂股份大幅高开,最终收涨8.74%,随后更急速上涨几天,一度飙升至9.91元,在短短7个交易日内最大涨幅达34.6%。但之前,大摩华鑫旗下至少4只基金,已经“潜伏”该股。

  徐强于2011年6月开始担任大摩卓越成长股票的基金经理;还同何滨一起执掌大摩资源优选混合(LOF)基金,也任基金经理。大摩的明星基金大摩领先优势,此前分别由项志群和陈晓执掌,2011年9月19日陈晓离职后,接任他的人也是徐强。

  2010年6月22日,徐强单独管理大摩华鑫卓越成长,9月19日接手大摩领先优选,但徐强掌舵后的业绩并无亮点,两只基金排名均在百名以后。不仅业绩平平,大摩华鑫基金管理规模至今缩水20多亿。

  但是,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一家掌管着几十亿上百亿元资金的公募基金经理身上,让人匪夷所思。

  大盘以10月24日为始走出了短期的阶段性行情,从2300点起步持续碎步攀升,短短10个交易日已经上涨210多点,涨幅超过9%。

  除了人员大变更外,业绩也无亮点,当年风光全然不再。据调查,曾经的黑马基金公司大摩华鑫,黑幕之多、管理之混乱,足以震惊整个基金界,不少细节甚至丝毫不亚于10年前的 《基金黑幕》。具体涉及内幕交易、异常交易、操纵股价、为私募接盘倒仓等等,一个都不少。

  这一幕幕就从“证券野路子”徐强的登场开启。

  交易记录显示,8月11日当天,乘公布利好大涨,大摩华鑫旗下的多只基金均乘机卖出。

  巧合的是,两个“接盘”营业部所在地,与徐强工作经历均有渊源。从徐强简历看,他从事第一份工作为在广西证券担任研究员,而广西的省会正是买一营业部所在地南宁。

  受此消息提振,消息公布当天该股大幅高开,最终收涨8.74%,随后更急速上涨几天,一度飙升至9.91元,在短短7个交易日内最大涨幅达34.6%。

  两任投资总监相继离任后,一位名叫徐强的人迅速“上位”。

  2011年尽管市场整体环境极差,但却是主题投资盛行的一年,题材炒作层出不穷,涉矿概念就是其中一个火爆主题,一度“涉矿就涨,有矿就疯”,因此很多公司出于各种目的,主动“靠”了上去,华茂股份(000850)就是其中之一。

  3  高买低卖宁波富达 大摩华鑫涉嫌帮私募接盘

  这消失的,既不是大摩华鑫公司的资金,也不是基金经理的资金,而是基金持有人的真金白银!如果大摩华鑫的基金持有人,亲眼看到这一幕幕快速卖出的景象,该作何感想?

  抛完之后仅仅1个多月,广汇股份股价最高飙升至26.18元;即使在年底大盘创出新低的背景下,广汇股份亦最低跌至了20.40元即止跌。很明显地,大摩华鑫领先这次当了一次“冤大头”,在疯狂砸盘的同时,几千万的基金资产“消失”。

  2011年12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发表了《大摩华鑫上演新“基金黑幕”》报道,引起了市场的关注。本着对基金份额持有人及投资者负责的精神,我公司现郑重声明如下:

  ◎2004年1月至2009年3月,就职于深圳和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投资总监;

  大摩华鑫4基金涉嫌内幕交易

  大摩华鑫内部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公司高管对华茂股份出利好,是提前知晓的。

  在调查中,一个大摩华鑫内部知情人士称:“基金想买某只股票,首先是这只股票要入库。当时陈晓还是投资总监,徐强想买宁波富达,但这只票不在股票库内,徐强就要陈晓将宁波富达加入到股票库中,而且要直接提高到买入比例极高的精品库中。”

  记者调查至此不禁疑惑:这种操作方式,到底是散户还是基金?都说如今的基金就是一个大散户。现在这个真实的操作案例,就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不禁深深地为基金持有人担忧。当你们把自己的身家交给这样的“专业理财者”的时候,难道不是把自己的血汗钱,置入了一个更大的不确定性中?

分享到:

  入职不到一年时间,徐强就担任大摩华鑫三只产品的基金经理,管理总资产规模达六七十亿元,而大摩华鑫管理的所有资产规模也刚过百亿元。徐强同时还担任了研究管理部总监。

  “10月10日卖了60%~70%,11日继续砸盘卖出,当天一度下跌了7.8%,也同样卖在很低的位置。”

  1

  更让这位内部人士感到怀疑的,是徐强要求买入该股的下单方式。“我们判断这只股票流动性不是特别好,如果私募想出的话是出不掉的,肯定是只有找公募来接盘。在买的时候,徐强用的是垫单,每一分钱都要交易员铺几万股,股价就跌不下去,很明显就是帮人接盘。”

  据调查,徐强掌舵的大摩卓越成长9月20日仓位为60%,已经达到了偏股型基金仓位的底线;而9月21日,徐强一声令下将该基金火速加仓至75%,一天之内,加仓15个百分点。  随后,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继9月21日一天之内加仓15个点后,徐强9月22日又刻不容缓地将该基金的仓位再度降至底线60%。

  ◎2009年5月至2011年3月,就职于银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特定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

  一份题为《关于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徐强有关问题的反映》的举报信列举了徐强共7大条、18小条“问题”。于是《每日经济新闻》就此展开了广泛调查。

  总经理提前知利好

  2008年6月巨田基金更名为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摩华鑫)。重整旗鼓后,短短一年多时间,大摩华鑫异军突起成为2010年“基金公司大黑马”,从一个微型基金公司,通过迅速翻番的规模,跃居百亿基金俱乐部。

  5  利好出台前砸盘广汇股份 涉嫌利益输送

  大摩华鑫内部人士讲述,徐强“投资随意性极大,公司形成的投资策略成为一纸空文。在近几个月的投资中,不管是仓位比例还是行业配置,其投资行为完全和公司策略背道而驰。在投资决策委员会规定其操作基金投资区间后,按公司规定需要在8个交易日内调整到位,一线业务部门多次提醒后徐强依然我行我素,连续一月有余不遵循规定,完全忽视公司投资决策能力”。

  有熟悉徐强简历的人发现,在10月11日,当日接盘资金所在地营业部,与徐强的从业轨迹有交集。

  从买卖节点来看,大摩华鑫多只基金都难以摆脱内幕交易的嫌疑。但是,真实的动机和过程,也许只有监管部门介入监管才能给出答案了。

  徐强加盟大摩华鑫前,在银华基金特定资产管理部任职,管专户,这是徐强此前唯一的公募工作经历。

  据大摩华鑫内部人员举报,大摩华鑫多只基金涉嫌内幕交易,包括在利好公布前买入,公布后立即卖出,而且幕后人士直指大摩华鑫总经理于华。

  ◎2000年5月至2002年8月,就职于瑞嘉博投资,任投资部投资经理;

  野路子徐强人事巨震中登场

  ◎2011年3月,加入大摩华鑫。

  如果说,不知仓位底限属个人知识结构问题,踏错行情随意加减仓是操作能力的问题,那么基金经理出现下错单的低级错误就让人大惑不解了,这已经超出了常识、能力的范围,属于典型的工作态度问题。

  “当时我们并没有觉得广汇股份有什么异常发生,从指令看只是觉得他当天急迫地想清仓。”一位内部员工分析到。

  大摩华鑫给本报的声明  关于《每日经济新闻》发表《大摩华鑫上演新“基金黑幕”》报道的郑重声明

  据内部人士透露,当时尽管有徐强指令要求快速卖出于跌停价,但考虑到该股为公司重仓股,交易员并未严格按照指令指引一笔委托100万在跌停板价位,而是分拆成7笔委托让市场逐步消化。

  从徐强上述的操作可以看到他多次随意加减仓,看错行情踏错节奏,更是犯了追涨杀跌的兵家大忌。

  大摩华鑫卓越成长的净值显示,9月21日,大盘在上涨2.66%之际,徐强加仓15个百分点,虽然该基金当日净值上涨1.48%,但随后的一个交易日,该基金净值大跌2.41%,可见徐强的频繁操作并未给该基金带来正收益。

  徐强追求的是“速度快、风格猛”,这与银华基金的传统氛围极不融合,私募与公募水土不服。徐强甚至会要求部门同事以他的投资理念为中心进行研究投资。这直接导致2010年初3名投资经理暂停工作并提出离职。

  4  随意加减仓 大摩华鑫基金经理操作玩“蹦极”

  近期,徐强已开始“割肉”宁波富达。从走势看,属于典型的“高买低卖”。  看到这里,持有大摩华鑫的基金持有人恐怕内心充满了疑惑。这背后是否有知情人士所说的徐强在帮私募接盘的“交易”,则也需要监管机构正视听。

  到今年三季度末,大摩华鑫旗下基金继续加仓该股。大摩领先的持股数量上升到了411.05万股,占基金资产比例为6.57%,公允价值近亿元,依旧是大摩领先的第一大重仓股。

  意外的是,正处于上升势头的大摩华鑫却曝出种种不利的消息。先是任投资总监的中国第一代基金经理项志群离职;接着,曾在华泰联合证券担任资产管理部总经理的陈晓接任后,短短一年时间即闪电卸任。

  其中,大摩华鑫资源卖出123.1万股、大摩华鑫领先卖出164.69万股、大摩华鑫消费卖出239万股、大摩华鑫卓越卖出41万股。当天共卖出约567.7万股,成交总额为4964.38万元。

  徐强为何能在极短时间内从研究员“小兵”成为大摩华鑫掌管资产最多的人?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2002年10月至2003年12月,就职于世华国际金融信息有限公司,任产品研发部研究员;

  10月10日在上证指数小幅下跌的背景下,广汇股份开盘后一路走低,最终以跌停价收盘,创出了2年多以来最大的当日跌幅。当日交易所公开席位信息显示,卖出前三位全部是机构专用席位。

  但最终宁波富达依然成功被调入了股票池中,至于背后过程则不被外人所知。  如此急迫将该股加入到股票库中,徐强是否掌握着什么绝密消息?——但结果也许会让读者大失所望。

  作为基金公司的“秘密”武器,自己的重仓股向来都会被呵护有加,在关键时候甚至要亲自出手护盘。但在大摩华鑫,却发生了一件奇事、怪事。大摩领先第一大重仓股广汇股份(600256),在10月10日、11日被基金经理徐强下达了30多个快速卖出指令,清空股票。但就在连续卖出后的第二天,广汇股份放出利好消息并当日涨停,随后股价开始飙升,在短短1个月左右,股价涨幅近30%。

  大摩华鑫交易记录显示,在10月11日,多笔卖出成交价低于19元,而当天该股最低价为18.9元。前述提到,大摩华鑫之前买入该股均价约为24.5元,这意味着大摩华鑫继续以全日最低价砸盘卖出股票,不惜让基金巨亏!  为何大摩华鑫会选择如此极端手法,不惜以砸跌停的方法抛售该股?是不是公司基本面发生重要变化?

  “他跟我们都说过,他说私募要出这只股票,要把股价砸到6.7元,当时股价大概是7.6元,从7.6开始他就是一直开始买。他说反正是私募要出这只股票,我准备要接过来。”一位与徐强关系密切的大摩华鑫内部人士向记者说道。

  正如前面所说,8月11日,华茂股份随即公布利好,进军矿业,当天股价飙涨。在公告前精准买入,大摩华鑫为何节奏如此精准?

  这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他(徐强)告诉我说华茂股份要怎么买,然后说这只股票有‘消息’,是于华告诉我们的。”而这个于华,正是大摩华鑫的总经理。

  ◎1999年2月至2000年3月,就职于深圳特区证券有限公司北京管理总部,任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

  ◎1997年1月至1999年1月,就职于北京天龙股份有限公司,任证券部投资经理;

  “一开始我们只是感叹卖得真狠,结果公司立即就出利好了,然后股价涨停,而且我听说徐强他们是知道的(出利好),我们这才觉得这有些蹊跷。”大摩华鑫内部人士说。

  2011年10月,我公司交易管理部和基金投资部个别员工之间因工作歧见和内部沟通的问题产生了矛盾。在问题的调查处理过程中,公司发现交易管理部在内部管理和业务运作方面存在一定问题,亟需改进。为此,我公司对交易管理部部分岗位人员进行了调整,并加强了交易管理部的内部管理。相关人员对处理结果不满,向监管机构等有关方面反映情况。我公司已就所反映的情况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检查。检查结果发现,所反映的情况缺乏事实依据,甚至是捏造事实、人身攻击和泄私愤。我公司亦已及时将内部检查结果向监管机构报告。

  这只股票是宁波富达(600724),而敢于如此妄为的,还是基金经理徐强。

  我公司一贯恪守对基金份额持有人和投资者的承诺,建立了严格的合规风控制度,坚持合法合规运营。迄今为止,我公司并未发现报道中所提到的内幕交易、利益输送及操纵股价等违法违规的情况,今后也决不允许发生此类行为。同时,我公司认为,一方面,对于“内幕交易”、“利益输送”和“操纵股价”等涉及到从业人员名誉、基金公司和行业声誉的根本性问题,相关媒体应以负责和严肃认真的态度讲事实、讲证据,不应在未经证实的情况下轻信和传播断章取义、毫无事实根据的传言,混淆视听;另一方面,对于别有用心地捏造事实、恶意诽谤、损害公司声誉的行为,我公司予以公开谴责,并保留对当事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据多方调查,因为买入宁波富达,徐强与离任的前高管陈晓曾有激烈的争吵,“徐强跟陈晓拍桌子”。

  涉嫌利益输送

  徐强之前任职时间最长、也是职位最高的公司是深圳和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从工商登记资料看,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5月28日,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苗玉柱。2011年4月1日该公司登报称股东会议决议终止营业,但在10月21日又在同一报纸刊登了撤销清算公告,宣布继续营业。徐强在这样一家把清算、注销当“儿戏”的公司任投资总监,这个职位的“含金量”着实让人怀疑。

  对于何为“快速单”,他也作出了分析:“按照我们内部约定,快速单就是一笔执行。而徐强下的30多个卖出指令,而且很多都是快速单,相当于告诉交易员,一定要在这个价位全部卖光,而且是往死里砸。”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本文由好友彩票app下载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摩华鑫回应涉嫌内幕交易:系员工捏造事实

关键词: